发表论文客服
QQ在线咨询
QQ:
875336035
咨询热线
15522575799
邮 箱
875336035
@qq.com

欢迎访问反传销救援中心 网站 求助:15522575799 / 17612225214

广告位 728*90
当前位置:首页 > 南派传销 >

西安自愿连锁经营,1040阳光工程(南派传销传销)亲身经历

时间:2020-07-05 22:17:44

  大家好,我是一位刚入社会的大学生,毕业恰好一年,今天我给大家分享的这个事,是我在2020五月头,刚刚在西安经历过的一场被网上统称的1040阳光工程的传销组织,这几天想了很多,也想清楚了很多事情,包括他们一些步骤流程,对人用的各种手段,也希望我这篇文章能够帮到正在接受这种东西控扰的,和刚刚也被拉进这种组织正被迫接受洗脑的人。如果恰好你能看到我这篇文章,身边确实存在这这样的事,哪请帮忙转发一下,让更多的人能够了解这块社会毒瘤,让那些已经深陷其中的人能更快的走出来。

  下面我会将这几天的经过,和很多细节,一一表述出来,和自己收集的一些资料,供大家能更清楚了解新型传销,希望能更多的帮助大家,还有文章可能有点长,但如果你不太着急得翻到这篇文章的话,请你能够耐心的看完,说不定会对你有所帮助。

  我今年25,甘肃人,由于今年疫情影响,我上海工作丢了,所以也就投靠大学同学,因为他在19年下半年给我说过,他做人力资源的,说工作的还不错,所以也就想去靠一下他,毕竟关系还挺好,感觉他这人在学校为人也真诚,一起住了也两年多,也算很相信了,然后公司一完事,就直接去他那里了,他来车站接我,我们一起吃了个饭,然后就直接打了个车回他住的地方,哪小区环境还不错,在未央区浐灞经济区,我们一起上了楼,他说房是合租的,六个人合租,他哥(只是他刻画出来的人物,说是他的发小,他曾经告诉我他在他哥的公司工作,可是我一直没见过所谓的他哥,)现在不在这住他偶尔过来住,所以现在房间就他一个人,三室一厅的房间,有两个女孩一个房间,我和他一间,还有交个男的一间,刚进去,就有人在,一个男的带个眼镜,(后来才知道,他是这个宿舍待的时间最长的,其实这个房间里的人都是这个戴眼镜人的下线,他才是这个宿舍的一个人物级别的人,后来才明白,他其实是次任务,拉我入局的最重要的一个人,他每天会和我聊天聊地,来分析我的性格,爱好,以及我的人生态度,三观什么的,让后给他们几个下任务,来给我设局。)他看我一进来就很热情的虚寒问暖,各种拉家常,让我是感觉的真的是太tama温馨了,刚失业,低落的心情完全都感觉那么不值一提,然后聊了会,他提着自己的小包包(公文包)说要去工作,他告诉我他在运营商工作,还给我讲了一大堆的关于自己工作的内容,当然我完全不懂,(后来才知道,给我讲的这些事几乎百分之八十是真的,因为基本上他们也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碰到了想我这样的低谷时期,才被最亲近的人拉进去,因为往往人在情绪最低落,和最激动时,最容易被攻破防线。)然后他去上班了,我朋友就说带我出去转转,说好不容易来趟西安,要带我浪浪,然后我们就很顺其自然的去了回民街,这也是他点名要带我去的,说吃的东西多,结果里面去过的人知道,这里的消费真的是有点高的吓人,也是在这我吃过了一个最贵的用比筷子还粗的树棍穿的羊肉串,一个就是一碗加小菜的牛肉面,而他却眼镜都不瞎的就卖了四根,我靠,我记得他家里也不富裕,他也是个好孩子,以前买个东西也是要认真的衡量一下,可是,这出手,我当时有很差异,然后我就想起他盆友圈发的一个动态,一个袋子提很多叠钞票,我当时也很好奇,听说人力资源很挣钱,难道是我想多了?然后很快的我就在也打消了对他差异的念头,可能是这一年人家收入高的原因吧,我也是暗自苦笑了一下,但走着走着我发现他还没我第一次来的熟,他说他第二次来,可是老感觉他还要我带他走,然后我就又以为他看重我们的感情,所以想给我接个风,所以才这么来,我知道他也是比较爱面子的人,所以我就告诉他,我说这吃饭太贵了,咱们出去吃吧,他一直说不行,在我一再的要求下,他才肯出吃。(后来才知道,哪是拉人很重要的一环,有句古话说的好,"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就是这个意思,让你先看到他对你们这段情感的投入,自己付出多高,然后让你错以为他真的很看重这种感情,然后能更好的实行后面的感情绑架,和道德绑架)然后吃完饭又带我去雁塔玩看雁塔的喷泉,一直玩到十点多才回来,然后回来后又是打牌玩游戏,当然这些都是被叫过来参加的,我几乎都忘了我还在网上约了好多面试,说五一过后就要去面试的,直到凌晨一点躺下才想起来自己面试的事,然后也就没多想,也最主要的是太累,就赶紧睡了。(其实这又是他们的一个局,不管是待上我游玩,还是一起做游戏,都只是更好的亲近我,让我能将所有的防备放下,然后更好的去找到突破我的口子,现在想想这些人真的厉害,如果有人物分析这个职业的话,他们真的能干出彩,个个都是精英!)第二天,正好星期天,他们宿舍的一个高个女孩,说也要陪我出去玩,我忽然就感觉有点怪怪的,正常女生来说应该是带有天然的怕生的那种感觉的,也就是要矜持一下吗,可她怎么能这么的,然后在路上聊的时候她告诉我他来自内蒙,靠近东北那边,然后我的顾虑又成功的被打消了,东北女人,就不能正常衡量吗,(后来才明白,哪只是他们为了打消我的顾虑,而很好的用了人们传统先入为主的一种思想,我们通常认为,东北的女人粗犷,直接,更本就不能当女人看,但后来想想,我上大学时东北的妹子也有,可是矜持这个东西只要是个人都是有的,男人比较粗明显罢了,东北哪妹子也和其他地方的一样。但我们就先入为主的认为了,不一样,这就是这种人手段的高明之处。)然后又是玩了一天,其实我是个游玩时很无趣的人,我曾经自愈"一个包,一瓶水,一个人,一个天下"我一直以穷游为目标的,可是这个女孩,她却一点没有厌烦的意思,我就忽然感觉有种找到另一半的感觉,真的感觉眼前这女孩真的完美的有点假,没有什么坏的地方,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完全是我追求的那种完美无缺女孩,(后来才知道这只不过是他们长久以来,接触不同的像我这样的人,然后得出的经验,她们知道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给我什么,让我舒服,但他们算错了一件事,越是完美的东西,在我眼里越是古怪,我越是怀疑,因为我的人生观里,完美是不存在的,我一直认为你越完美,你就学黑暗,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把自己平衡,不会跌到。)所以我开始怀疑,他,她们这是在给我藏什么东西呢?他为什么要给我藏呢?她或许是在藏拙,哪他为什么要藏呢?然后我就开始回想这两天经历的事情了,我开始回忆他所有的不对劲,但我始终没想明白他到底要干嘛。然后我回去后,又开始玩游戏,我其实不想玩的,因为我还在想他要干什么,但他们百般要求,只好也就参加了,一样到了凌晨才停,睡前他叫我到卧室,关上门,(我忽然就感觉好怪,跟我说话每次都关门。)然后给我说明天自己有一个项目,说让我过去帮忙看看,说得把我的预约的面试的要往后推至少十天,因为他这个必须得连续,不能间断,可是我问是什么项目,他又说这么晚了,明天你看了就知道了,我问了好几次,他都推辞的说明天我自己看,我越来越觉得怪了,我就直接问他,你到底干的是什么,怎么感觉怪怪的,我知道是什么我还可以给你网上查查,我如果不懂我也给你帮不上忙啊,然后我就说了好多他的古怪,他直接一句话给我带过了,人是会变得嘛,都一年没见了我肯定要成长的吗,别操心了明天就知道了。然后我当时也是真的,尽然真的还有几分相信了。

  第三天,8.30的闹钟他手机,我当时还有点迷糊,起来宿舍就只有我们俩了,今天星期一,我问他不上班没事吗,他说他为了这个项目,请了十天假,没事的他哥开的公司,他去也只是去帮忙看公司,也没啥事,然后我们洗漱,我问他约的几点,他说九点半,然后我急急忙忙的收拾完,毕竟时间很紧,出门九点了,然后他带着我一直走没多久就到一个早餐铺子停下,说吃个早餐,我忽然就很惊讶,这不是约好了吗,这时间?还这么淡定,我又问离得远不?他说不远,然后我就说怪不得,又打消了我的疑虑,吃过早餐,我要付钱,他抢着付,说这几天求我帮忙,就饭钱水钱我请了,你就负责帮我看项目就行,我忽然觉得这货怎么这么义气了,过去都是能躲就躲的。忽然就那句人是会变得起作用了,(现在想起来,这只不过是为了让你更无后顾之忧,的跟着他带你去听所谓的项目,目的就是为了能更好的,让你更乖的被洗脑,还有就是你吃人家的,喝人家德,你走的时候会一声不吭吗?又是一招道德绑架,真的厉害,现在想想,组织这个局的人真的厉害)然后我们来到了个小区,他进小区到了一栋楼下停了下来,开始打电话,我也顺带翻出手机9.45,这不是过了约定的时间吗,想着可能要被他这么搞黄了,还吃早餐。可是出乎意料的是过了一会他说我们上去吧,我有点差异,这对方的脾气还真是好啊,然后我就跟了上去,找到门,敲门,过了不就,一个女的开门了,跟我们两简单的打招呼介绍后,就做到了茶几旁边,主人拿了三个透明钻石纹的被子给我们倒上了水,然后又是一通乱七八糟的寒暄,(其实她最主要的是和我聊,我哪哥们就抱着个手机,偶尔太个头迎合一下,后面才知道,他们开头的寒暄,也是在不断的收集你的喜好,兴趣,性格等等,然后传给下家,或者隔天的给我洗脑的人,作为参考资料。)我不时感到有点错愕,怎么这几天见到的这几个人都这么能说会到呢,感觉这样都能说上一天,不知不觉多半钟头过去了,我也开始有点不耐烦了,我本就是个不喜欢什么寒暄的人,然后她忽然就住口了,话风一转,直接跳到了项目上,她开口问,今天你们来是有什么事吧,没事怎么还有时间来我这玩。然后我哪旁边一直玩手机的哥们就开口了,是要来你这看那个项目,想让我帮忙参考一下,看这个项目可行不,然后她说这个项目是保密的,不能随便乱说的,然后我哥们就说这是我最信任的兄弟,没事你说吧,他只是帮我参考,不会说出去的。(后来才想通,其实他们这么演目的只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一个是为了不让我说出去,让人知道的多的话可能会有麻烦,万一说出去了,他们可以否认,因为只要是个人听着都觉得假。)然后她就说要找张纸介绍起来更清楚,然后找了张信纸,开始给我画了五级三节制,(也就是开始画饼)她说这个项目叫"自愿连锁经营"是按份数确定每个人的等级的,没个人只能最多发展三个下线,只要每个人投资69800,就能在一定时间内获得1040万的回报,少则3-6个月,多则两年,都是保证100%能获得这笔回报,强调这是国家暗中支持的,国家不可能会骗你吧,在投资的69800中,3800为从业资格,其中包括了500元的精品,其余的66000就是20个股份,就是投资69800获得这个行业的21个份额。

  当你投资这个21份就能提升到主任级别,他们的级别划分是主任-经理-老总,但晋升时要满足两个条件,首先是份额数够,比如主任到晋级经理,你得最少得到20份的份额,加自己一份,21份才有晋级经理的前提,其次是你晋级上一级,必须是在份额完成后的次月,次月1号晋升,老总也是如此,只要你底下的份数够了就能晋升到相应的职位,600份以上就能上总!上总后就暂时出局,会有1w5的奖金,其中1w就是去旅游,其余的5000就是买金银首饰请亲戚吃饭的,然后关于奖金分配制度分为间接奖金跟直接奖金什么的,第一个听下来,我乱七八糟的完全一脸头污水,我有好几次问这个到底是国家招我们进去干什么,她却不说,告诉我如果早知道具体干什么,得等你看最少4—5天后才能知道(现在想想,其实这就只不过是她们故意吊你胃口的一种手段而已,他们完全是为了提起你的好奇心来,如果你好奇心强的话,你可定会在往下看,看它到底是什么,那么你就恰好中了人家设的局。还有一点,在过程他们会不断的提醒你,你只是来帮盆友看的,只是帮忙,你不清楚的话就不要出去乱讲,这种暗示,让你潜意识里形成中,我还不清楚这是什么,所以我就无权去评论它,但其实你已经很明白了它就是传销,但他们就是这样很巧妙的将这颗种子埋进了你的心里,不会去说出口,而到后面几天听过后,你就会慢慢的被洗掉所有的怀疑,然后你也就不会有在去想这是传销,要求助这种思想了。在着,有很多在里面逃出来的人,由于名誉问题,他们几乎不敢提起此事,因为他们怕自己会被世俗的眼光孤立,所以这个东西几乎是没人去报警,也没办法拿出证据)接着在我还没回过神开时,然后就不知不觉的被带到了第二个人哪,又是同样的流程,进去寒暄,也是针对我一个人的,就连杯子都tama一样,然后又是一通讲,这次讲的几乎跟上家一模一样,就是你投钱,3800是入门,也是一份的钱,3300是项目钱,剩下的500是一组精美的算是参加这个项目的赠品,然后份数决定级数,级数决定你最终能得到的最终奖励,如果你只是投入门3800那么你只是一份的钱,那么你上总后就能得到318万,而你出局就能拿到1040万的报酬,这个时间一般在两到三年,而如果你想快速出局,那么就多投几份,比如21份,如果你们三个合作伙伴,每人给你提供的份额达到20份,那么你次月1号就能晋升经理,然后你就能缩短时间出局,拿到1040万的报酬,然后当我问到这是具体干什么的时候他只会说这是国家为了解决社会就业问题,具体是什么要在来看4—5天后让我自己判断,他说这个东西不能听别人说,只有自己看过了才能知道,而且这个为什么不能说,就是为了要筛选那些心急的不能沉下心来干这个工作的,所以要知道是什么,你必须得自己看。然后我们中午休息,去宿舍,回宿舍时他还特意打了个电话,他说确认一下是否卖菜,我也没多想,我俩到宿舍后不一会儿,他们就提着一堆菜进了们,然后就开始忙活起来,没个人都分工明确,有炒菜的有蒸米饭的,有收拾房间的,有厨房帮忙打下手的,就我一个人坐着,感觉十分尴尬,然后就问有什么要我做的,毕竟看到这个场面,是个人都坐不住的,然后里面一个说让我去把地扫一下吧,然后我就加入了。(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他们惯用的控制人心里的手法,让你很快的能够融入这种氛围中,让你觉得这里的这些人,完全是对你没有危险的,然后当开防备,把自己完全的交出去,这才是他们最可怕的地方。)不一会就做好了,而且是做的酸菜鱼,(他们里面的那个老大做的,我现在一直觉得,这些人都是专门学过做饭的,感觉真的做的好吃,真的让我对他当时很是刮目相看)吃完,然后他又叫我走,我有点怀疑,老感觉不对,也不知道哪不对,一边迎合着,一边说让我休息会,我午睡惯了,我迷会去吧,他说行,然后就我一个人进了卧室,顺手带上了门,进房间后,开始对今天上午听来得东西,打开百度想查个究竟,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1040阳光工程新型传销,也叫"自愿连锁经营"!我忽然就脑袋翁的一声,完全摸不着头脑啊,然后我就看了几篇里面出来的清醒的人描述的一些东西,我发现是一模一样,我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他有那么多奇怪的举动,我真的很庆幸,他其实是一个什么事情都不会那么能藏的很好的人,毕竟我们一个宿舍两年,我也是个比较喜欢观察人的人,所以我就是感觉不对,但就是说不上来,现在我是恍然大悟,然后我就躺着想该怎么办,然后我忽然想起,我看过一些电影上录音的,我可以录音的,也算是证据,说不定会用上,但人身安全,然后我就找了个我最信的过的人,给他发了个消息,让他如果我这几天一天内都没有联系他,让他直接报警,后面我会发一些录音,他一听就知道了。然后将所有思路路在理清了一遍,然后又截了张和他的那张聊天的记录图,说不定真有事还可以用他来反其道用来威胁一下。行我的保证了,现在我得看一下他(叫拉我进来的这孩子,)到底现在有救没救了,也算是冒这次险,好好瞧瞧这所谓的传销,好就这样!我就出了卧室,找他,说睡了会,走吧,然后一个下午,有是两家,这次我特别留心,他带我走到小区楼下,然后开始打电话,这是进每个讲项目的地方必须得流程,然后就得等,有的长有的短,等上面回电话,然后带我进去,进去格局都差不多,第一是一样的杯子,一样刚烧好的一壶水,宿舍一样是合租的,一样没别人,就只有给我们讲项目的人,和我们俩,后来几天我还发现,每次我在上一个人寒暄说过的话,我喜欢的东西或着事,在后面的人中一定会有那么几次提到,他们将话时有几个动作,刚进去开始寒暄时,他们会看一下手机,然后在开始讲项目时,有拿起手机看一下,说是看时间,我先前也是这么认为,但现在想想,或许他们并不是看时间,我都能想到用录音记录证据的事,他们怎么能想不到用手机录下我们的谈话,来对我进行分析呢?因为我注意到他们的手机几乎都是扣着放的(屏幕向下放),而只有一次,有一个女的,他手机看了一下顺手放正了,我眼睛扫到屏幕,感觉那个数字不像是正常的时间,当时我换奇怪,难道是壁纸?也没多想,然后后面跟他们交谈时,他们问了我在之前一个人哪假装出来的一个爱好,忽然就反应过来了,这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然后哪是听了第二天,我开始忧郁,到底该不该试着去救他,看他哪样子,真的很难受,但我觉得这组织真的像是个军队,我一个人真的感觉有气无力,然后我在那天晚上说累了,就很早的回卧室,躺下了,我假装睡着,想了很多,等他出去后,偷偷的将手机打开,开始疯狂的搜关于怎么样反传销组织,找了很多很多资料,以至于他进来时,我还在搜,我说我睡醒了,玩会手机,他问我好几次干嘛,我都说看小说,他好几次都把头要凑过来看,我很坚定的拒绝了,几次无果后就叫我打游戏,我说忙,让他自己玩,然后他一个人玩没意思,就说要睡了,我一直没睡,查了好多东西,一直查到了两点多,他叫我睡,我以为他睡了,结果他一直装睡,忽然就感觉原来他才是一直在监视我的人,然后我就想了个办法,正好我那天肚子不舒服,晚上有点上厕所,然后我故意悄悄起来,进厕所,一边上厕所解决肚子不太舒服的问题,一边用手机差东西,然后在我带了半个小时的时候,有人敲门,然后我心里暗笑一声,我确认了,人啊,恐惧来源于未知,既然我知道了他怕什么,那就好办了,他怕我跑,而我现在对他是已经很清楚了,而他从现在开始会对我一无所知,我听到了他催我的声音,说自己尿憋很急,我也就装着骂了他两句,然后起身,特意不冲马桶,让他以为我真的拉肚子,然后直接开门,让他帮我顺带冲了!然后我眼角余光撇到了进厕所的他脸上一丝诡异的笑意,然后我知道我骗过他了。从第三天开始我正式的开始跟他们斗智斗勇,我将自己的所有情感全部收了起来,我玩变得无情,因为我一直很认同那句话"要想去抓奸官,你就的比奸官还要奸。"所以我直接所有人不在相信,因为这两天看来,这宿舍都有可能是被安排的,我先要确定他入进去多深,还能不能救,但前提必须保证自己安全,然后我开始了自己的计划。第三天有开始带我去,这次我没有只是听,我开始反驳,然后试着去拆解他们那种不断给你去灌输背好的台词,(我一直以为这都是他们背好的台词,后来发现这种东西,已经行成了这些人的一种主观思想,你没办法去打破的,无论你用什么方法去打破他,颠覆他,他都有办法给圆回来,这才是叫我最恐惧的地方,因为你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会被他们的这种方法磨光所有的不信,然后只剩下信。而且他们并不是说一个人给你这么弄,他们是一群人)结果我发现,不管你用什么思路去跳出他的那种循环模式,或者试图打破他,他都能将你引导到他所建立的那个大循环中去,或者你在前一个用独特的思维方式,无逻辑推倒了他的一些理论,但在后面的人,会有很巧妙的从侧面有给你一一解决,而且他们也会说这是传销,然后和你发生共鸣,然后一点一点的引导你,暗示你,这是国家暗中支持的一种带动国民经济连锁经营模式,跟传销不一样,传销是无限制拉人头,金子塔行,而我们这个是梯形,会出局的,它是对经营人有数量限制的。然后你会慢慢的将它更传销彻底的分开,那时候就是你入局之时!我当时甚至学着网上说的装傻充愣,只点头,打算浑着过,可是那些人要是一看到你不专心,就会想方设法的问你问题,你回答的不和逻辑,他们会逼问你原因,各种的事例,各种的用道德绑架的手短,逼你去思考,逼迫你,诱导你,去认真的听,听他们不断的洗脑,不断的对你实行的灌输,和对你人身进行软暴力的限制!真的很可怕。中午吃完饭后,洗手时,哪两女的住的一室门开着,正好对着厕所门,我一眼看到里面墙角堆着一堆东西,正好哪女的在,我问这是什么,还盖着,她说这是房东留下的,说是很早以前留下的,也不当路,就丢着了。忽然我就联想到,上午有一个聊天时说,因为这个像传销,而让很多胆小的人,刚刚一接触这东西,就有的晚上大半夜悄悄溜走,甚至有的还翻窗走,那可是三楼。忽然就明白,这些人将的有些东西,是真的,但在他们那成了反面教材,而推动了他们的洗脑计划,这些人真的很聪明,然后坐着想想,他们把所有对自己不利的东西,甚至负面新闻也都改变成自己最有理说服聆听者的手段,有那么一个,就直接再在手机上搜到了,三个时期三个地方的新闻,用的确是一张图片来报道,他们巧妙的将其称为国家的宏观调控,到现在,我都没有弄明白哪是怎么回事,到底是那些记者的愚蠢,被这些可怕的传销份子利用,还是真的有那么几个传销是搞这个新闻的,搞的我现在也是很蒙圈,今天基本上就了解了一下所谓的宏观调控,在他们这,所有的不合理,丧心病狂,全部可以用所谓的国家的宏观调控来让它变得顺德顺理。现在想想,真的是,第三天到了晚上真的累,就感觉像电脑上画了一天的图一样,我发现真的斗不过他们,他们真的是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能给你有办法迂回回去,而且他们不是一个人,一个人的精力永远不可能强过一群人,而且加上他们不断的给你灌输,不断的用几乎相同的思维逻辑不断冲击你的,然而你要时刻保持着绝对清醒,一不留神就会被人家找到切入口,而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将你洗脑只是时间问题,我刚回来就睡着了,哪是真的浑睡了过去的,也不敢睡的太实,睡梦中我隐约听到,他们感叹我真的睡着了的声音。

  第四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样,八点半准时叫我起床,我本是很早就醒了,到就是装睡,没起来,我感觉我再听下去可能真的三观会被洗掉,我直接起床后就对他说,我补去了,我将我所分析的它是什么,告诉他,然后我告诉他让他也不要在去了,可是他一直不表明不去的态度,一直和我迂回,然后我说我不去了,你去吧,他又开始用各种道德绑架,说让我住着又换吃喝,就让我帮他看个事,就这么难,然后我越来越觉得这个人已经不是我以前认识的他了,然后我要在确定一次,因为老不甘心,我就态度很决绝的告诉他,如果在在里面带着绝对会身败名裂,我让他醒醒,但他说投入了很多钱,要拿回来,我问他多少,他说一万多,然后我告诉他丢掉,有些东西丢了,是可以在挣回来的,有些你弄没了哪就真的没了,然后他就一直跟我不表态。就那样一直到了中午,宿舍的哪个女的一回来就问,怎么他闷闷不乐的,我当时就好奇,我在一起两年都没有从他脸上看一眼就能看出不对的,她怎么可能就住了才三两个月,忽然我就开始警觉了起来,然后我故意跟这个女的套近乎,故意搞得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一直说个不听,然后她说请我俩吃饭,然后我俩就跟着去了,我们这次进的一家餐厅,很不错,她很大气的点了一桌子的菜,三个人,更本就吃不完,然后边吃边聊,她是不是的提起我哪哥们不对劲,然后我就乱编一通,把话题拉回来,聊会,她又挑起,又问他怎么了,一直不说话,然后我在给拉回话题,可是不一会她又提起来,然后我就想,行那么你们来吧让我看看你们能演成什么样,然后我就闭嘴了,她们两也开始了我人生路上见过最默契的一唱一和,一个问,一个一五一十的回答,搞得好不感动,然后他又是这么对不起我,那么对不起我,把我拉进传销,什么的,然后找了几张纸捏着鼻子,眼泪就花花得,看的我啊,真是出好戏,我先前就对这宿舍有点怀疑,今天算是确定了,这个宿舍就是一个窝,哪所有的一切,全是给我安排好的局,我淡淡的笑了笑,然后直接给他说,你既然这么难,哪我现在就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继续去,我走,咱们两的关系就此止步,你继续追求你的荣华富贵。要么你不去了,我也不去了,咱们还是好哥们,投的那些钱不要了,咱们以后还能挣回来。你选吧。然后哪女的就在旁边,一直劝导着我们多年的兄弟,不能为了这点事就弄成这样,什么的,真的是我tama,服,这些人真的演的六,当时真的想,这些人不当演员真的可惜了啊。最终我态度强硬也没有解决什么解决,回到宿舍,我就进房间找房子,因为我觉得我已经不可能在这呆了,我这个位置就是为拉进来的人准备的,我现在他们没办法了,就肯定会赶我走,然后下午刚要出去看房,他们又叫住我,说在聊聊,哪女的说要她要跟他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然后装腔作势的给自己的哥们,在公安局上班的什么哥,打了个电话,说有事情的话会联系他,搞的我当时也一脸惊讶的尽然相信了,她说让我陪她去,然后我就真的去了,然后走在路上怎么想也不对,我以为他们会放弃我,我轻敌了,他们依然给我下套,然后我就走到楼下,说我不上去了,你们上去听吧,楼层号给我就行,然后我就看到他俩同时变绿了的表情,真的快笑死我了,我还不敢笑再脸上,还得表现出很认真的样子,我忽然发现了对付这种人的最有力的方法,不能把自己那种教养,素质哪到桌面,而是要够坏,就一定要把自己变成一个六亲不认,暴躁易怒,什么违背道德的事都都能干的那种人,才能跟他们对决,然后他们百般劝说让我上去,我就是不为所动,然后他们没折了,就自己上去了,我就在楼下开了局王者,一直打到他们下来,然后哪女的还给我演,说也没啥吗,就是聊聊天,然后我就顺着她的话说,哪你陪他看吗,反正也不错嘛,对不,然后他俩脸又一次绿了,我知道我可能明天就待不了了,然后我说我还有约,去面试,你们回吧,然后他们死活不让我走,我告诉他们我不跑,我东西还在宿舍呢,你们也不用跟,然后直接打了个车就走了去看房子了,结果晚上回到宿舍后发现,宿舍人都在,可是看我的眼神完全变了,全是恶狠狠的,然后我就告诉他,说明天下午我就搬,我刚找了个房,然后他很决绝的说明天早上吧,我明天有点事,早上不在,然后我就看到了他眼神已经没有任何的感情了,我终于死了心,我还想着一起两年多,再怎么说也得有点感情在吧,可是他当时的那种决绝完全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我忽然就明白了,这是不可救的,他已经完全陷进去了,网上有好多帖子说,进传销的人只有自己醒来,救是无法救的,我还有点不信,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进屋后,收拾完东西,订了个酒店,直接拉着皮箱走,给他丢下一句,你继续发你的财吧,我走了打扰这么久,不好意思了,有机会再见吧!下了楼,感觉一身轻松,还带有一丝不甘和对他的怜悯,我笑笑感觉自己真的太天真了,以为能真能救他,我发现他现在都完全成了别人的工具,真不知道过个五六年在见的时候他会是什么样。

  出来后在酒店那一晚是我睡的最安心,最踏实的一晚,知道睡到了第二天下午五点多,这几天我想了很多,犹豫着是不是要把这次经历,写出来,让更多的人看到,或许能帮助他们,或着把录音交给警局让警方去想办法处理这事,可是我想了想,最终我还是决定将这些事写出来,让更多人看到。还有一些我从网上收集的一些资料我也会放在文章后面,希望能够帮到大家。

  直到现在十多天过去了,我还感觉那时候对身边所有人都有所怀疑感,老感觉,身边这些陌生人,就有监视自己的,真的挥之不去,哪真的是一种心灵的创伤,我这几天几乎不出门,一直吧自己锁在房里。工作就先放放吧,反正一时半会也找不着。下面是一些我收集的资料。

  这是1040阳光工程(传销)对新人洗脑时的流程,我只听到了第四个流程,然后直接出来了。

  这是自愿连锁经营(1040阳光工程)一张资金分表,当你拉一个人,投入69800时,他们没个基层分别能得到的具体金钱数值,相当于你投入69800然后你会得到19000的返还金,你上级的每一层得到相应的钱。而说白了这就是个份你交的钱的游戏,有些人进去了,感觉不对,但钱交了想把本捞回来,是能捞回来,可是当他把本捞回来时,自己已经把身边所有信任他的人全部得罪光了,自己原来糊口的技能也丢了,所以他会发现只能里面继续干,所以就抛掉了人性,丢掉了道德,然后继续运行自己所谓的大梦,到后来才知道,一场空,这个传销最可怕的,不是让你两自己置身于境险,而是将身边所有信任你的人全部拖入险境。导致所有人都疏远你,避讳你。及时你清醒了别人也是一样不会改变对你的看法。
 

联系我们
反传中心 chnfcx.com
咨询热线1:15522575799 咨询热线2:17612225214
咨询QQ: 875336035 咨询邮箱: 875336035@qq.com
打击传销,关切民生,贴近生活,服务大众。救助中心——您身边信赖的朋友!
反传销救助中心
最新资讯
广告位 300*300
广告位 1200*90

王志军反传销 chnfcx.com 联系电话:15522575799 17612225214

Copyright © 2019-2022 CHNFCX. 王志军反传销 版权所有 Power by chnfcx.com